撰寫|田志偉(作者系協會正式會員)

去年此刻,我正準備搭乘第二天的航班返鄉探望父母,忙完手頭的工作突然收到一條信息「您的航班因疫情關係,已經取消,請聯繫客服……」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當不能回家這件事,從擔心變成事實的時候,還是有些無所適從。於是,一個人去藥店搶了一盒在當時看來是天價的口罩,回到家分別給父母和太太匯報了最新狀況,頗有些消沉地拆開本準備帶給父母的Switch遊戲機,自己百無聊賴地在家玩了七天……

時光飛逝,轉眼已过去一年,未曾想過來港的第十年,竟然這樣「精彩」:整整一年沒離開過香港,一個人過春節,一整年沒見到父母;這一年裏我會不自覺地自言自語,也會仔細地觀察路邊的花花草草。我試過一天之內騎行七十多公里,也試過整整一下午的時間只是在聽窗外的風聲鳥聲。因為疫情,讓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感受香港,去回憶我和香港的故事。

記得看過一位會員的文章,說自己來香港是因爲兒時的武俠夢、江湖情。而武術和江湖於我卻不只是情懷,更是是生活的一部分。我第一次來香港,正是參加一次武術節的比賽。

記得當時住在荃灣的酒店,我總是趁沒有比賽的時候在周圍散步,屋苑走一走,街市逛一逛,一切陌生但又熟悉,去書店買本書,回酒店的時候看着街上快步走過的人群,彷彿置身於TVB港劇,不過是沒有普通話配音的原聲版本。街上快步走過的人群、街頭巡邏的警察、隨處可見的霓虹燈以及舊唐樓裏藏著的各種武館,滿足了我對香港所有的想像。

大學畢業兩年後,從媒體跳槽到金融行業,再來香港讀書,就一直留在香港。沒再做媒體,做了幾年中文老師;雖沒以教功夫爲業,但也義務教些簡單的基本功,與本地的武林偶有切磋。甚至前文提到的武術節,我還做了兩次主持人。

十年後的近日,警察街頭巡視時沒了當年那份閒適,霓虹燈們也逐漸被各色招牌替代。生活和香港都變了太多,曾經那個感嘆沒有普通話配音就完全看不懂港劇的我,現在每天要操着一口半鹹不淡的粵語和朋友、同事、義工打交道;曾經每天要西裝革履在高檔寫字樓裏出入的我,如今要每天去深山的一座寺廟上班。

是的,我在寺廟上班。

也許是菩薩洞悉了我心裏的某種渴望,機緣巧合之下我成爲一座寺廟的員工,過起了外人看來有些神祕的寺廟生活。其實這神祕感,不過是因爲隔着一層紗帶來的錯覺,我們的工作和大部分的工作一樣,有着大大小小的挑戰和困難要面對。

所幸我們有一班與衆不同的「老師」,就是寺廟裏的法師們,也許他們並非每一類工作的專家,但他們可以教導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內心,如何處理內心的各種情緒和煩惱,從而幫助我們做好本職工作。我們還有一群無私奉獻的「同事」,就是我們可愛的義工們,他們在寺廟的各個地方負責不同的工作,爲來訪的客人提供最真誠的服務和幫助。佛教有三寶:佛、法、僧,而在我們寺廟,法師、同事和義工、來參訪的客人也構成了我們的「三寶」,每一「寶」都是寺廟可以正常運作的重要環節。而我們也致力於為香港,乃至整個大灣區,提供一個心靈療愈的環境與平台,讓繁忙的都市人能夠擁有一個心靈後花園。

在寺廟的工作生活,在香港的第十年,讓我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的過去和現在。發現我所做的事情,都是在爲別人提供安全感:傳播武術讓人有了身體和健康的安全感,而現在所從事的教育和心靈工作,正是幫助大家祛除內心的焦躁,建立內在的、精神上的安全感。內心的自足、充滿安全感,不僅是現階段對自己的要求,也更希望能夠將這種觀念和方法傳遞給更多的人,讓更多的人能夠身心安寧,本自具足。

感恩香港,感恩這十年,讓我的人生有了完全不同的路徑和目標。希望大家在忙碌的工作與生活之中,可以用一點時間,關心自己的內在,擁抱自己的內心,和我一起聽一聽窗外的風聲鳥聲,一起做一個富足心安,本自具足的都市人。

我們寺廟有一段短片,看過的朋友都對其中的一首禪詩印象頗深,現抄錄於下,作爲結尾送給大家:

 

我有明珠一顆,久被塵勞關鎖;

今朝塵盡光生,照破山河萬

 ——[宋] 茶陵郁禪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