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 年初,我通過「香港輸入內地人才計劃」(簡稱「專才計劃」)來香港工作,至今已9年有餘。我所從事的行業是民航業,也是這次受到疫情沖擊最明顯的行業之一。借此機會,和優專才協會的會員,分享一下我這些年的感受。

12年的香港,是一個讓人非常向往的地方,對於個人发展和生活而言,非常有吸引力。當時的香港國際機場,每年的航班量、運送旅客量以及貨運量,都處於世界前列。我所加入的航空公司,也順應著時代,迅速发展。對我當時的我來說,也希望為行業的发展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。

 

生活上,在香港可以享受到世界各地的饕餮美食、便捷的公共交通還有對不同文化的包容。香港也不負購物天堂之美名,各類物品,應有盡有。作為民航人,同時也享受著以優惠的價格乘公司的飛機去各地旅行,認識當地文化,品嘗當地美食。也因此,我也能帶著年邁的父母坐飛機去旅行,樂在其中。閑暇之余,跟同學聊天,也常以在香港生活發展為榮。

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認我我深刻地感受到所謂的民主帶來的利與弊。內地十幾億人口可以做到的疫情控制,而只有700多萬人口的香港,用了一年多時間才勉強做到無本地確診,對於盼望盡快和內地恢覆通關的我們來說,是一個巨大的折磨。

 

從個人角度來看,香港特區政府已為市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。例如特區政府已在第一時間就為市民準備了足夠的疫苗儲備,本人也在第一時間就去預約了接種疫苗。但現實是不少市民寧願相信網絡上的各種傳言,不去接種而讓疫苗多到快過期失效。對於香港市民而言充裕的疫苗,卻是世界上一些別的國家或地區是求而不得的。

我相信這也許就是所謂的言論自由所帶來的副作用吧。這不,各大公司推出了五花八門的利誘來吸引市民去接種疫苗,這些企業必然是希望疫情盡快結束。而對於我從事民航業來說,相信大家早已在新聞上看到很多相關的報道,像港龍的結業,國泰接受特區政府救濟以及各大公司的裁員以維持基本的運營,這都見怪不怪了。本人所在的公司也是不可避免,需要大幅度裁員,非常時期,這也是民航業公司為了生存不得已而為之。

 

周邊好多專才來港的同事,朋友,已經轉戰回內地工作了。對於我個人來說,會不會失業仍未可知,但是已經做好心理準備,短期之內需要尋找兼職或別的工作來維持每月的房貸。估計有人會問:我為什麽不回內地工作?一個原因是我懶,一家人都在香港定居了,折騰回內地應該是挺辛苦的,不想折騰。另一個原因是,我還是挺熱愛香港這塊土地,對未來還抱有希望,畢竟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,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完善已經落地,香港也必然會再次成為一個健康、穩定、发達的社會。

今天,2021年已過去一半了,疫情也已看到了曙光。我相信,隨著內地疫苗的接種率上升,香港疫苗接種率上升,跟內地通關的日子應該也快到來了。雖然此刻,已經讓我刻骨銘心地體驗到什麽叫望穿秋水,但也明白,黎明來臨前是最黑暗的,不是嗎?